苏州金龙、上海申龙的快速成功,让人们对“金龙”品牌的价值产生了动摇。

12月16日,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厦门金龙、厦门金旅、苏州金龙的三位现任总经理郭仁祥、叶宏廷、吴文文集体亮相,使尘封许久的“三龙整合”话题再次浮出水面。这一次话题的引发,来源于上海创程车联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成立。

近一两年,在“三龙一通”称霸的客车市场格局中,另一家“龙”字号客车企业以其惊人的发展速度闯进人们的视野,它就是上海申龙。

今年9月,创程车联在上海工商局浦东分局完成注册,意在对三龙旗下的车联网业务进行整合。由于创程车联的控股方为金龙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厦门海翼集团,于是有关三龙整合的猜想不断在客车圈内流传。

据中国客车信息网统计,成立于2005年9月的上海申龙,2005年生产客车476辆,当年实现盈利;2006年产销量突破1000辆,达到1306辆,连续盈利;2007年全年销量达到2300辆左右,持续盈利,创造了客车企业发展的一个奇迹。同时记者也获悉,2006年底正式开工建设的上海申龙二期工程——莘庄基地,预计今年年初将正式投入运营,届时将会形成年产6000辆大型客车的产能,加之现有产能,具备了年产万辆级客车的生产条件。

这已经不是金龙集团对“三龙”旗下业务首次进行调整。6年前,迫于宇通汽车在销售业绩上的追赶压力,因股权问题而内耗不止的“三龙”在资本层面理顺了股权关系,将“三龙”业绩合并在一张报表中,进而提升了上市公司金龙汽车的整体盈利能力。

这种超乎寻常的速度不由得让人联想起当年的苏州金龙。

6年后,当几大客车巨头在车联网产品上激战正酣时,目前装车量已超过1.2万辆的海格G-BOS系统正在面临宇通“安节通”的强烈冲击。有数据显示,自今年6月起,宇通客车的月销量一直保持较高水平,每月4000余辆的销售成绩使业内认为,安节通装车量超过G-BOS只是时间问题,而此时厦门金龙和厦门金旅也相继推出了自己的车联网产品,以欲抢占一定的市场份额。

苏州金龙创建于1998年,从企业筹建到第一辆车下线,仅用了75天。1999年苏州金龙生产中巴客车1663辆,销售1660辆,销售收入2.43亿元;2000年,销售收入6.72亿元;2001年,销售收入9.93亿元;销售收入以年均50%速度增长。建厂1年半,“苏州金龙”所产生利润就已经超过了投资总额,这在当时也是业界的神话。到2005年底,“苏州金龙”客车销量首次突破万辆,轰动国内客车界。据介绍,苏州金龙现年生产能力达18000台,客车制造能力已跃居全国第一,年销售额从2.43亿元迅速攀升到40多亿元、市场保有量突破7万辆,成为中国客车行业发展最快的企业。

为了防止“三龙内斗”故剧重演,金龙集团高层一致认为,应该由集团出面将“三龙”旗下的车联网产品进行整合,以一种更强大的姿态保住金龙品牌在该领域的领先地位。于是在厦门海翼集团的提议下,6年后三龙再次聚首。

有业内人士称,上海申龙是苏州金龙的“翻版”。通过比较不难发现,二者确实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一方面,两者初期都有非常相似的高速发展,另一方面,一定意义上讲二者与“金龙”都颇有渊源。

结束内耗 一致对外

申龙的真实身份

自2010年7月,苏州金龙凭借G-BOS智慧运营系统首先在客车行业发起“车联网”概念之后,不仅令众多车企看到了商机,更得到了政府层面的首肯。

不久之前,有人在对申龙的高速发展作了一番推敲之后,提出了申龙与小金龙有千丝万缕联系的推断:“上海申龙其实就是小金龙的一个延伸,它是在原有的技术基础上,承接了一部分原来由小金龙掌握的客户资源,因此得以快速发展。”这一说法得到很多业内人士的赞同,认为申龙的快速发展得益于小金龙的资源积累。

2010年底,有工信部官员表示,车联网项目将被列为我国重大专项第三专项中的重要项目,相关内容已上报国务院,中央财政一期将拨付百亿元级别资金,对车联网发展给予重点支持,预期2020实现可控车辆规模达2亿。

对此,上海申龙品牌管理部任诗发经理的回答是:“申龙与金龙没有任何关系。在市场上,申龙锁定的竞争对手正是苏州金龙。”任诗发说,申龙的高速发展,取决于所拥有的熟练型专业人才,申龙的员工,上到总经理樊万顺,下到普通的技术、销售人员,不少是来自国内其他客车企业的业界精英,包括他本人,也是被樊万顺从安凯带过去的。

今年4月,交通运输部、公安部、国家安监总局、工信部四部委联合下发《关于加强道路运输车辆动态监管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从今年8月1日起,“两客一危”车辆出厂前应安装符合规定的卫星定位装置。“这意味着,至少今后在客运车辆和危险品运输车辆中,车联网产品将成为标配。”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冯正霖对记者说。

显而易见,申龙并不希望外界更多地把它跟金龙牵涉在一起。不过,对于上海申龙的股权所属,任诗发则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申龙是拥有小金龙40%股份的二老板陈金财独资开办的。目前,这一点似乎已经不再是一个秘密。

于是借着政策东风,车联网产品瞬间成为各大客车厂商眼中的肥肉,海格G-BOS遥遥领先的市场地位也正在遭受空前冲击。今年5月31日,宇通与中国移动通信、诺基亚西门子网络公司联合发布“安节通”智能运营系统同时推出促销措施。苏州金龙压力陡增。

至此,上海申龙的成功本身人们似乎已经兴趣不大,而围绕着金龙品牌的价值出现了质疑的声音:“如果从‘金龙’品牌衍生出的每个企业都能如此轻易地取得成功,那么不是客车业门槛太低,就是‘金龙’这个招牌不大值钱了。”

“事实证明,车联网产品的独特卖点现在已经越来越不明显,未来企业的比拼将逐渐从产品层面转向后台服务领域。”苏州金龙品牌管理部主任王新亮坦言。

第二个苏州金龙?

其实当海格G-BOS产品销售数量超过1万台之后,后期的运营和维护工作已经让苏州金龙感到吃力,前期巨大的成本投入从短期来看收益回报率仍是未知。但与此同时,金龙集团旗下另外两家客车巨头厦门金龙和

有人说厦门汽车、大小金龙、苏州金龙之间的恩恩怨怨足够写成一部影视剧本,然而如今的金龙人基本上都不愿意再提起,因为那毕竟是一段伤心往事。

厦门金旅,也已制定了周密计划,要在车联网产品领域抢占市场份额。

1998年,大金龙与苏州创元集团的前身苏州机械控股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苏州金龙,大金龙占注册资本70%,享有对公司控制权。2001年6月,苏州金龙股东会决议增资扩股,新增的资本由10位自然人以“持股职工代表人”的名义持有苏州金龙41.67%股权,大金龙的股权由70%稀释为40.83%,苏州机械由30%降为17.5%,大金龙由此丧失对苏州金龙的控制权。但苏州金龙的增资事宜并没有得到大金龙的确认,大金龙董事会认为,参加该次股东大会的董事未经公司董事会授权,无权参加股东大会,苏州金龙的股东大会不符合公司章程,其做出的增资决议无效。股东双方为此闹上法庭,此后,江苏省高院做出终审判决,认为增资决议有效。

为了避免同室操戈和资源浪费,金龙集团决定,整合“三龙”相关业务资源,由集团层面牵头成立创程车联,共同应战金龙品牌的老对手宇通客车。

在“金龙”系中,苏州金龙举足轻重,因为只有它才有底盘生产的资格,失去苏州金龙对大金龙的负面影响不可小觑。为此,大金龙采取各种努力,希望收回对苏州金龙的控制权。2001年12月,大金龙与上述10名自然人中的7名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受让其持有的苏州金龙股权。2002年9月,大金龙向厦门开元区法院起诉,要求确认转让协议的有效性,法院依法确认其享有增资扩股的苏州金龙职工集资股权中的29.169%。但是,尽管金龙联合再次拥有苏州金龙70%股权,但却始终无法彻底取得对苏州金龙的控制权,这影响了其发展战略的实施。此后,由于金龙汽车的控制权纷争,以及大金龙自身的股权问题,使其再无暇顾及苏州金龙。

注入上市公司

一直到2005年,解决了自身股权问题的大金龙,这才有精力在苏州金龙控制权的问题上获得突破。金龙汽车6月14日公告称,大金龙以人民币2108万元的价格将其所持有的苏州金龙10%的股权转让给苏州金龙的另一方股东苏州创元集团,转让后,大金龙对苏州金龙的持股比例由70%减少至60%。虽然大金龙所持的苏州金龙的股权有所减少,但通过此次股权转让,理顺了苏州金龙的股权关系,使大金龙重新拥有对其控制权。

金龙集团把这场车联网产品的战略重组命名为“展翼计划”,以金龙集团下属企业的Telematics业务实践为基础,提供商用车Telematics业务智能终端与信息服务,先期服务于集团关联企业,主要为“三龙”,然后逐步面向商用车全行业车厂与用户。

上海申龙虽然在股权上没有像苏州金龙一样跌宕起伏的历史片段,但是陈金财突然在小金龙这块集体田之外划出一块自留地,以全新的品牌冲击大中型客车市场,与当年苏州金龙的“独立”革命似乎有着共通之处,同样也是股权博弈的一个结局,但这种结局对“金龙”品牌来说,着实伤的不轻。

由于厦门金龙和厦门金旅已经推出了各自的车联网终端产品,所以创程车联在成立之初做出让步,允许“三龙”在终端形态上各有差异,但是必须统一平台,即产品必须符合创程车联制定的技术标准。

品牌之惑

“实际上,创程车联扮演的角色就像一个销售代理商,它将统一平台,对‘三龙’相关产品进行技术规范,然后变身三家企业的产品供应商,为国内商用车运营企业提供基于车联网技术的车队管理系统解决方案和全面信息服务,最终成为Telematics服务提供商。”有知情人士对记者说,一旦这一商业模式发展成熟后,金龙集团层面会考虑将该业务注入到上市公司金龙汽车中。

时至今日,苏州金龙的股权纷争总算是尘埃落定,但其似乎更倾向于突出“海格”这个与斯堪尼亚合作的高端品牌,努力地想要表明自己和大小金龙有着怎样的不同,而整合后的金龙在品牌影响力上似乎并没有出现大的提升。2006年12月,在“中国汽车自主创新成果大典”中,海格客车一举获取三项创新大奖,成为客车行业获奖最多的品牌;2007年苏州金龙服务于第十五届多哈亚运会的海格V90当选为“2007中国年度客车”,成为中国客车最有影响力的车型。苏州金龙精心打造的海格品牌,很难说能够为整个金龙系的客车带来一些品牌影响力上的裨益,相反,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对金龙品牌的削弱。

在业内看来,此次“三龙”的新兴业务整合必将涉及三方在新公司利益的重新分配。目前,苏州金龙已经将手中掌握的车联网产品技术作为无形资产折价给创程车联,作为苏州金龙在该公司的股份。而为了保证今后“三龙”的业务平等关系,金龙集团层面将考虑未来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对三者在新公司的股权关系进行调整。现在创程车联的股权关系还在进一步商讨中,并将在近期内正式敲定。

事实上,在整体销售业绩上,金龙汽车业绩不俗,但在金龙品牌的问题上,恐怕就没有那么轻松了。金龙汽车整合“三龙”一年多的时间,而金龙品牌的整合优势迟迟未能出现。

“目前金龙集团的核心业务仍是大中型客车,进入车联网是对新兴行业的关注,我希望两者能够相辅相成,共同发展。”
厦门金龙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谷涛对记者说,在传统主营业务上,“三龙”仍将维持各自为战的局面,整合只针对新兴业务。

“申龙的成功,说明金龙的品牌是没有更大影响力的。”一位业内人士如此评论。其中含义是,一方面,陈金财既然敢于打造一个全新的品牌,与各大客车企业包括大小金龙、苏州金龙开展同台竞争,从侧面上反映出作为小金龙的二股东,其对金龙的品牌影响力实际上也不会有太高的估计;另一方面,申龙源自于小金龙,从商标到产品都与小金龙有着很大的相似性,但其在市场上并未打出金龙的招牌,却没有因此而遭受挫折。有人形象地比喻,金马、银马一定赢不走宝马的客户,无论它们长得多么像宝马。申龙的高速发展,反映出金龙的影响力实际上仍然停留在产品层次上,这恰恰便是金龙品牌的失败之处。

不难想象,昨天是苏州金龙,今天又冒出个申龙,金龙这个品牌还有多少高价值的核心品质,它会不会面临一个被架空的局面?——这是一个我们不愿意看到但又不得不担心的问题。

苏州金龙最终还是走上了回归路线,对于金龙汽车来说是件好事,但所经历过的心痛与磨难是无法忘怀的。而上海申龙则不一样,它与金龙没有关系,它瞄准的是苏州金龙。客车市场再大,终归有限,上海申龙每前进一步,势必会吞噬掉原本可能会是属于金龙的美食。

客车行业面临洗牌是一个不争的现实,谁将笑到最后,谁将退隐江湖,尚需一个过程。虽然金龙汽车已经成功整合“三龙”,但是如果未来有更多的“龙”出现,金龙还有多少精力去应付?这种情况下,金龙的品牌还能打多久?与此同时,金龙汽车的头号对手宇通客车,正在步步为营,稳打稳扎,品牌形象也与日俱增,两大霸主的相争还会持续多久?

希望,这不是一个怪圈。

小编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相关文章